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生活奇聞

為什么要隱瞞三星堆研究 三星堆七大千古之謎

時間:2019-06-24 17:48:26  

  為什么要隱瞞三星堆研究,三星堆七大千古之謎!三星堆遺址是一處距今5000年至3000年左右的古蜀文化遺址,面積達12平方公里,是中國20世紀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三星堆遺址及文物的發現,有力地證明了三四千年前古蜀國的存在和中華文明起源的多元性。

  英國《獨立報》的撰文說,三星堆的發現,比中國的兵馬俑的意義更加的強大,可謂“世界的第九大奇跡”。

  考古學家李學勤指出:“三星堆發現的重大價值還沒有得到充分的估計。實際上,這一發現在世界學術史上的地位,完全可以與特洛伊或者尼尼微相比,它的價值和作用應當站在世界史的高度上來認識”。

  三星堆從1929年被發現,1934年開始初步挖掘,直到現在已經挖掘出大量文物,八十年人們先后進行了13次挖掘。截止2015年,三星堆文化遺址的挖掘才十分之一,國家就停止了挖掘工作。

  于是各種猜疑和爭議紛至沓來,網絡里一直流傳著一個說法,說是中國的歷史專家刻意隱瞞對“三星堆遺址”的研究,只因為可能涉及到中華文明來源問題。

  說我們可能不是從兩河流域發展出來的文明,而是從西亞傳過來的。因為三星堆出土的文物有很多古西亞文明的影子。

  一位叫蘇三的就這樣認為:三星堆文明屬于古猶太文明,中華文明實際上是一種‘轉載’文明,它的真正源頭在中東。還有種說法是三星堆文化可能是古埃及文明的一支,因為在三星堆文化遺址發現了金杖。而在古埃及金杖是權力的象征,古埃及也發現過金杖。

  三星堆是猶太文明是埃及文明,反而不是華夏文明,這些說法有沒有學術權威呢?

  就目前而言,關于三星堆文明的來源學術界主要有三種意見:本土文化說,夏商移民說,外域入侵說。

  施勁松認為,三星堆文化作為一種青銅文化,其鮮明特征就是有大量種類豐富、風格獨特的青銅器。這些青銅器的出現,標志著成都平原進入了青銅時代。也正是這些青銅器所具有的獨特面貌與內涵,使三星堆文化與同時期的其他青銅文化相區別。三星堆文化的青銅器主要出自1986年發現的兩個祭祀坑。雖然目前尚未發現生產這些青銅器的作坊,但由這一青銅器群的龐大數量和鮮明的地域特點,可以推定它們是在當地生產而非域外傳入。(施勁松,《三星堆文化的再思考》,《四川文物》2017年第4期。)

  向桃初認為,三星堆文化的內涵很豐富,出土遺物種類很多,突出表現其文化面貌主要為陶器、銅器和玉器。通過對這幾類遺物文化淵源的分析,我們發現來自中原地區的夏文化因素在不同的文化層面上特征突出,顯示了夏文化在三星堆文化內部結構中的主導地位。他分析:三星堆文化是夏人的一支從長江中游經三峽西遷成都平原、征服當地土著文化后形成的,同時西遷的還有鄂西川東峽區的土著民族。三星堆文化可以說是以夏文化和鄂西川東峽區土著文化的聯盟為主體的考古學文化。(向桃初,《三星堆文化的形成與夏人西遷》,《江漢考古》2005年第1期。)

  霍巍從“廣漢三星堆文化與古代西亞文明”的視角分析認為,以三星堆青銅文化為代表的光輝燦爛的古蜀文明,是悠久的華夏文明的組成部分。但是,中國文明的起源地并不限于中原一個中心,而是有若干中心區域。它不是由一個文化中心向四周傳播,而是通過各個區域的相互交流和逐漸融合,才最終奠定了華夏文明的共同基礎。這個過程中,也同樣不能排斥對相鄰外來文明因素的吸取和融解。古蜀文明正是在廣泛吸取周鄰優秀文化因素的墓礎之上,形成與中原文明有聯系、又具有相對獨立性的、高層次的文明中心。結合三星堆青銅文化整個文化面貌的內涵分析,他認為,這一文化是在土生土長的古蜀文化的基礎之上,既吸收了中原殷文化的因素,又可能吸收了來自西亞古老文明的因素形成的一種復合型文化體系。三星堆文明對于中華文明的起源和形成具有獨特的貢獻,其具有東、西方文明的許多共同特質,是早期中外文化交流的燦爛結晶。(霍巍,《廣漢三星堆青銅文化與古代西亞文明》,《四川文物》1989年第S1期。)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金寨電信公司扶貧日慰問活動
金寨電信公司扶貧日慰
油坊店鄉:召開2016年組織工作半年培訓會
油坊店鄉:召開2016年
縣執法局聘請“文明勸導員”積極倡導市民文明出行
縣執法局聘請“文明勸
縣科技局赴霍山縣考察交流知識產權工作
縣科技局赴霍山縣考察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爱彩乐